这个时候中央财经小组调整格局 什么意思?

  今日,国家行政学院网站发布中央组织部等举办自贸区战略研讨班新闻,该新闻显示,现任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已同时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职务。

  中财办是正部级机构,是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下设的日常办公机构。中财办是负责经济工作的最高议事机构,是中国经济决策的最核心部门。目前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组长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习,副组长是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每年年末(11到12月),中央都会举行一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判断本年经济形势并定调来年宏观经济政策,中财办是该会议文件的主要起草部门。中财办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视为是释放重大信号,因此成员的每次会议、赴各地调研等活动都会被密切关注,被分析人士争相解读。

  中央财经小组最早在1958年成立,但当时只作为一个咨询机构。而后中财办在六十多年里历经风雨,经历过两次撤销。92年再次恢复设置后,便作为中央决策统一领导国家经济工作的机关,平稳运行至现在。

  中央财经小组成员由分管经济工作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成员、国务院领导成员和部分综合经济管理机构的领导成员组成。现在,中财办领导班子形成“一正六副”格局,分别是:主任刘鹤,副主任易纲、陈锡文、杨伟民、韩俊、舒国增、朱光耀。

  中财办的领导班子历经多次调整,在不同时期根据情况选用不同的人。此次新增成员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那么现在中财办的职能是什么,要做些什么事?我们可通过领导班子成员的任职和研究方向管中窥豹。

  主任刘鹤,另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发改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刘鹤在经济体制改革方面有大量研究,曾长期在国家计委工作,参与历次国家五年计划的制定工作,主持制定若干国家产业政策,并负责国家信息中心工作。

  副主任易纲,另任央行副行长。易纲的研究方向为计量经济学、货币银行学和国际金融,多年来一直从事中国经济的调查研究,特别是在货币、银行和金融市场方面。

  副主任陈锡文,另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参与起草了自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大部分有关农业和农村政策的。

  副主任杨伟民,目前不在其他部委任职。曾任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发展规划司司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秘书长、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秘书长等职。杨伟民主要从事发展战略、中长期规划、经济结构等方面的规划编制与政策制定工作。

  副主任韩俊,另任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长期从事农业、农村、农民问题研究。

  副主任舒国增,目前不在其他部委任职。长期在浙江省委办公厅工作,曾担任浙江省委政策研究室主任、省委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省委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常务副主任、省人民政府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等多个要职。舒国增是浙江有名的笔杆子,多次在央媒发表重量级理论文章,有《全面深化改革两手都要硬》《正确认识和把握政策问题的五对关系》等。

  副主任朱光耀,另任财政部副部长,分管关税司、对外财经交流办公室、中国财政杂志社、中国财经报社。朱光耀以前在财政部还历任驻世界银行中国执行董事、财政部国际司司长等。这一背景需要注意。

  中财办领导班子的扩军,不仅是规模的扩大,也是职能范围的扩充。总结来看,现任中财办领导班子有主攻经济体制改革的(刘鹤)、经济发展规划的(杨伟民)、货币银行金融市场的(易纲)、农业农村的(陈锡文、韩俊)、理论研究的(舒国增)、财政及国际事务的(朱光耀)。

  许多与朱光耀打过交道的人表示,朱光耀很愿意交流,比较具有国际视野,英文很好。在财政部,朱光耀作为副部长分管关税司,专项负责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二十国集团峰会财金渠道筹备机制有关工作。

  据知情人士透露,2015年12月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及海南的G20的预备会,朱光耀便以中财办副主任的身份参加。

  刘鹤:绿色金融为中国战略性优先事项,设立绿色发展基金要加快落实。(“绿色金融”主要是引导资金流向节约资源技术开发和生态环境保护的产业,引导企业的生产注重绿色环保。);要求发改委提高改革方案制定质量,提两个要求:一是切实解决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难题,二是必须使广大人民群众有获得感。

  易纲:定点扶贫工作事关大局影响深远,要准确把握人民银行在脱贫攻坚工作中的职责定位;对谈伯南克:不希望人民币过度波动或超调,有信心人民币能保持稳定;美元在货币篮子中仍占据非常大的权重,但人民币汇率是参考一篮子货币,而非钉住它。因此不应指望人民币汇率将跟随该指数而动。

  陈锡文:赴苏州考察农村集体经济发展,表示要高度关注农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尤其是以物业租赁为主的村级集体经济发展模式,要认真研究如何突破瓶颈实现农村集体经济健康持续发展;要推进农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从粮食价格形成机制、补贴制度、收储制度等方面深化改革;要坚持实行玉米价格由市场决定,同时对玉米价格形成机制和补贴制度进行改革,实行价格和补贴分离的办法。

  杨伟民:去产能、去库存、降产能时间窗口非常短,“十三五”头两三年十分关键,如果没有明显的进展,加上国际经济形势的波动,今后面临的困难可能更多;应由中央给予财政补贴,地方政府应停止各种财政补贴,不能因为就业而保护当地僵尸企业。

  韩俊:赴贵州剑河县调研当地的定点扶贫帮扶行动,要实施好“五个一批”工程(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五个一批”是不可分割的整体,中央的政策是要应保尽保、应扶尽扶,镇、村两级在实际工作中不能割裂开来,比如搬迁本身脱不了贫,该通过发展产业的,该低保兜底的,都要给予相关政策保障。低保对象一定要精准,要体现应保尽保。同时,低保的退出要实事求是。要遵循产业精准扶贫这条根本脱贫途径。

  朱光耀:在两会上表示,正“非常谨慎”地研究房地产税;美联储对全球都有溢出效应;国际评级机构降级中国是“哗众取宠”,是完全错误的;强烈否认人民币贬值是为了实现竞争优势,中国政府做过郑重陈诺,此立场十分坚定。斩钉截铁地支持一个强大而统一的欧洲。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返回列表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